员工风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 > 员工之窗 > 员工风采
忆年关
发布时间:2023-01-11 08:02:17     点击量:301次    作者:管理员   分享到:

“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……”人越长大,童年的记忆就越深刻,怀念儿时的欢喜,想念年的味道。

每年的腊月二十三一到,春节就正式进入倒计时了,父亲母亲会变得越发忙碌起来,祭灶、扫尘、备年货……一锅锅热气腾腾的包子连带着盖帘,被送到院子里的置物架上,零下三十几度的天气,包子的热气映着洁白的雪,晃得人睁不开眼,趁着包子还没有冻住,抓起一个就开跑,一边啃包子,一边打雪仗,日子过的好欢乐。

除夕的太阳刚刚升起,我就被父亲从被窝里拎了出来,洗脸吃饭过后,开始迎接我新年的第一项任务——贴对联,我端着浆糊盆,父亲拿着刷子和对联,一大一小就这样奔向家里的每一个门口。在极度寒冷的天气,贴对联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一旦浆糊冻在门垛上,对联是怎么也粘不上的,于是我站在远处,看着父亲用刷子快速的刷上浆糊,然后比对好对联问我:“正着么?正着呢”!由于温度太低,所以每次就只能拿贴一副对联的浆糊,来来回回几次,对联终于贴好了,看着贴好的对联,心里格外高兴。大约下午三四点的样子,新年的第一顿大餐开始了,穿上棉袄、抱着鞭炮、拿起父亲已经点燃的半根烟,去放炮,不明白为什么,记忆中妹妹从来都不去做这些,我终究是被父亲当做儿子养大的。

我喜欢除夕晚上和小伙伴拿着灯笼出去玩,因为那是属于我的高光时刻。别人的灯笼都是罐头瓶里面粘个蜡头,而我的是父亲用秸秆一寸一寸计算好做出来的,贴上红纸,点燃红烛,小小的灯笼能照亮心里的每一个角落。儿时的我并不知道珍惜,玩着玩着就忘了,灯笼也就被烧着了,每一次都会因闯了祸而变的小心翼翼,每一次都会听到那么一句“没事,有爸呢……”

初一拜年,初二访亲,从除夕到元宵,每一天都有不同的乐趣。十五的晚上,道路上会有好多点着的油灯,沿着星星点点的火光,来到冻冰的河面,已经有好多人趴在冰面上来回嬉戏打滚,嘴里面叨咕着“轱辘轱辘冰,腰腿都不疼,轱辘轱辘冰,祛灾又防病”。当时年纪小,并不明白其中的意义,只知道跟着做,玩得欢乐,后来才知道这是满族生活习俗的延续。每次玩到精疲力尽,我都会赖在父亲的背上,父亲背着我边走边说:“姑娘,把手放在爸的脖子上”。我会很听话地把手伸进去,父亲的腿好长,背好暖,而回家的路好远……

现如今,我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虽然过年的礼节越来越少,但每每贴对联时我也会让孩子参与其中,我也会问上一句:“正着么”?远方的烟火,儿时的记忆,开在窗前的映山红总是那样鲜艳,遇有难过的事时,总会听到一个声音:没事儿,有爸呢……(高晓睿)